楚紫菀在医院里待了一个多月,错过了期末考试,回到家中,赵南筱对她很好,给她煮了各种好吃的给她养身体,若非爸爸对她冷淡了,哥哥和妈妈时常会问姜琰怎么样了,她真的以为和以前一样,她还是这个家里的小公主。

然而,假的就是假的,不可能占据他们全部的吸引力。

让她庆幸的是,姜琰没在,不知道去哪里了,很神秘,不想出怎么拉近距离呢?所以,在这一个多月的假期里,她对赵南筱和楚昭,楚子安嘘寒问暖,不再任性。她要让他们知道,养女也是比亲生的好。

“琰儿,你瘦了呀。”楚昭看着逆光走来的女儿道,其实怎么可能会瘦呢?

“进去吧。”予白柔软了几分,不得不说,楚昭真的是一位很不错的父亲,十分的开明,对予白这个“女儿”,确实也相当的好。亲子鉴定一处来,便要给她不少的股份,当然,予白不会要,完全没必要。她又不走经商这条路。

楚昭一向敏锐,自然发现了这细微的变化,忍不住的开心。

楚紫菀瞧见他们进来了,便下楼,无论是怎样讨厌姜琰,面子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像是才看见予白一样,楚紫菀显得很惊喜:“妹妹回来了呀,可算是回来了。爸爸妈妈哥哥早就盼着你回来了,一直念叨着你。”

似嗔似喜的样子,看着确实很娇俏。

“我知晓。”予白淡淡道,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妹妹,你不在的时间里,我和妈妈重新布置了一下的你房间,我带你去看看吧。”楚紫菀显的十分的热情,至少表面上是。

楚昭面上稍稍好一些,留楚紫菀继续在楚家,他是不愿的,奈何南筱不愿意楚紫菀离开,为了媳妇儿,总归是委屈了女儿呀。楚昭还专门找楚紫菀谈过话,警告过她。

“没必要,我不关心房间如何。”予白轻轻一句话,十分不给人面子。她说的也是实话,她确实不关关心房间如何。她活了这么多年,随意惯了,尸山火海都住过,房间如何,按照谁的喜好来的,她一点都不在意。

“好了,别站在这里说话了,琰儿才回来,让她好好休息。”楚昭发话了。他只是认为,因为女儿从小不被在意,被忽视,所以现在很难撬动她的心。楚昭专门去了解了相关的案例,询问了很多心理学的专家。

更加清楚的知道,他的女儿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有多么不容易。为人者,都希望自己被需要,被疼爱,尤其是小孩,当一直得不到她想要的,有那么少数的一部分会选择舍弃。他们分析,女儿便是这样的情况。

聪慧又果断,通过读书了解的更多,知晓姜必成夫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为人,便果断的舍弃亲情,所以舍弃了很多年,要想她重新拾起来,唯以真心待之。

楚紫菀连忙道:“爸爸说的对,是我的不是了。妹妹不要见怪。”

“琰儿,最近辛苦吗?”楚昭是知晓予白做什么去了,所以才格外的心疼。在那个环境中长大,没有一点怨怼,虽然冷了一点,淡漠了一些,但都很好,是个很好的孩子。

“父亲,去书房,我们说点事情。”予白想要空出高三大部分的时间,只去参加个大型考试,不用特殊的手段,免不了要经过楚昭。

“琰儿刚刚喊我什么?”那两个字楚昭一直在盼,从不逼她。骤然听到,十分感动。

“既是我这具身体的父亲,喊一声父亲也无妨。”予白按照事实来说。

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楚昭听着,反正是高兴,一连好几个好字,看着激动的不得了,道“好好好,琰儿要说什么事,我们快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