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片刻,李凌还是报出了一个生辰年月来,却是原主记忆里的生日,不过却并无确切的时辰。

老道微微点头,又掐指计算了片刻,然后又摇头道:“公子莫要拿他人的生辰来试探老道,这是个福薄短夭之人的生辰……”

李凌目光一闪,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老道算的还真挺准的,毕竟从自己穿越替代开始,原主其实就已经算是死去了。或许还有一些神思什么的留下,但也早和现在的李凌彻底融合在了一起。

“可这确实是在下的生辰年月了,我可没有欺骗道长。”沉吟后,李凌依旧坚持道。

“肯定还有生辰是被公子你忽略掉的,那才是真正能算出你命运因果的关键!”老道并不气馁,神色凝重道。

李凌心说难道自己要报出穿越前的生日?可那都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能有用吗?不对,他突然又心头一动,缓缓报出了一个年月日来,具体时辰却记不清了,正是他记忆中自己穿越到这个时代的日子。真严格说起来的话,那也算是自己的“生日”了。

老道也有些异样地看了他一眼:“你所说的丙辰年正是去年,再往前一个丙辰年可是六十年前了。”口中虽然这么说着,掐指的动作却并未放缓,只片刻后,他两道灰白色的眉毛就迅速纠结在了一处,也没再多作质疑,拿起龟壳便轻轻晃动起来。

在哗啦啦的一阵响后,老道的手一顿,数枚金灿灿的铜钱就应声飞出,落到石桌面上,滴溜溜一阵转动后,翻转落定。

李凌低头看看那几枚铜钱的落点位置却看不出半点玄虚来,唯一觉着奇怪的是,这铜钱也太多了些,竟足有九枚。他虽然不信这些东西,可也知道一般的起课算命用的是六枚铜钱,所谓六壬神课嘛,另外也听说有用八枚的,那是文王演卦所用,极少有人能使,怎么这位老道却比这个还多一枚?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本事,李凌也不好多作质疑,便只是静候着,看到底是个什么结果。反正经过刚才的那一番对话,他却是不敢再说老道是骗人了。

此时老道的目光在九枚铜钱上来回扫动,口中念念有词,半晌后又抬头看了李凌的面相好一会儿,这才轻轻嘀咕了一句:“奇哉怪也,公子你的命理确实难算,就是老道也只能看出其中三分因果,却不知你是想问前程还是姻缘啊?”

“前程吧。”李凌笑道,姻缘这东西他现在还没想法,一切随缘就是。

老道点点头:“你之前程从长远来看,当是坦途,只是这名利场上多是非,杀伤怕是不小啊。另外,依卦象来看,虽说书中自有黄金屋,可这天下才是你真正的取利之途。”

“没了?”李凌见他只说了这么点就没了下文,略感失望,这玄虚搞了这么久,怎么才入正题就断了,而且这说得也太隐晦难明了吧。

“老道不是说了吗,你之命格晦暗难辨,就是老道也只能看出三分。不过有一点却是能瞧出来的,那就是你乃这大势之下的最大变数。”

“此话怎讲?”

“大势者,洪流也,本该朝着一个方向而去,却因某人逆天改命而使一切都发生了转变,有许多人该死而未死。本来以洪流之性,总有一日会将河道改回去,把该死之人重新带走,但天道终究还是多了一分变数,而你,就是那变数!”

李凌当场就愣住了,如果之前对方话里多少还有些隐晦的话,那现在却几乎是直白告诉自己你不一样,你穿越到这个时代身负使命了。

看李凌愣怔当场,老道又是一笑,便把那几枚铜钱一一拾起,重新放回到龟壳之中:“老道只能说这么多,再说就是泄露天机,恐生祸端了。”说着竟慢悠悠起身便要离开。

这举动却让李凌迅速回神:“道长就这么走了?算这一卦不要钱吗?”

“老道一早就说过了,与你有缘才会为你起这一卦,至于钱财什么的,只是身外之物,有何用处?”说着一顿,又仔细打量了李凌一眼:“不过公子你确实有富贵之相,只望你他年功成之后能明白金银终究身外物,莫使金钱迷本性。”

“李凌受教了!”这回李凌表现得很是郑重,起身拱手施礼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