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面前倒地断气的杨文挺,关烽也有些傻眼。

适才他只是因为巨大的恐惧和愤怒,才会不顾一切地出手,直到把这名京城来的钦差杀死,那点愤怒才迅速消退,只剩下了恐慌,还有后悔。

但随着周围下属的惊声大叫,他又迅速回神,强行将心头的恐惧给压了下去。在边关镇守多年的他深知在此等情况下自己绝不能乱,不然局势只会越发不可收拾,那就真只有死路一条了。

必须把这里的所有人都拉到自己的船上,绑上他们一起起事,才能为自己争得那一丝活下去的机会!于是他果断回头,目光快速环视四周,多年下来的气势一出,顿时便把那些惊慌而叫的下属给压制住,在他们的注视下,果断开口:

“都慌什么?不就是杀几个想要害咱们的奸佞吗?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本将也不再瞒你们了,你们可知道这几年来我等的处境有多艰难吗?

“五年前那场大败,已让朝廷对咱们极其不满,甚至开始克扣我们的军饷,到了去年,更是有半年的军饷未能发到。”

果然他这一转移话题,顿时让众将领把什么钦差之死给抛到了一旁,有人疑惑道:“将军,这几年咱们的军饷不是一直都按时如数供应吗?”

这时就轮到心腹出面说话了,只见刚才出手斩杀钦差随员的一人当即叫道:“你们知道什么?这都是关将军拿出的自家银子!”

“啊……”众人再度陷入惊讶中,眼巴巴地看着自家主将,后者没有制止心腹,只听他继续道:“你们以为拿到手的粮饷都是朝廷给的?不,那是将军把自己的多年积蓄都拿了出来,但就算如此也远远不够,所以后来将军就想到了从外头弄银子。刚好,前年开始,永王殿下想要交好拉拢将军,于是将军也就趁机提出了要求,从京城要到了上百万两银子……

“而就在前段日子里,永王事发,连带着他与将军多有往来的事情也一并被朝廷所知,所以这回朝廷才会突然派出钦差来,想把将军带回京城。你们以为真是述职这么简单?分明就是要秋后算账,处置我们将军了。

“你们都想一想,将军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谁?不是为了他自己,而是为了咱们兄弟能有口吃的,能让咱们的家人能活下去。你们就忍心让将军为我们付出这么多,直到把命都搭上吗?”

一番慷慨陈词,把众军将都给说得沉默了,片刻后,他们的神情都变得激动起来:“将军,这是真的?”

“将军,我们绝不能让他们这样对你,你说吧,该怎么办?刀山火海,只要将军你一句话,我等兄弟必追随你同去!”

“将军……”

已经冷静下来的关烽眼中满是激动的热泪,吸了吸鼻子才道:“好兄弟啊,有你们这句话,我关烽就是死也值得了。之前我确实已经做好了一死的准备,但刚刚,我又改变了主意。不是我怕死,而是我担心你们,我死了

没什么,可你们呢?你们作为我的部曲,我的心腹,难道就不会受我牵连?

“不,我相信,我一死,他们只会变本加厉,到时候我们整座定虏关的弟兄都会受到无妄之灾,甚至因为我的死而连半个肯为你们说话的人都没有。

“我们这几千人都是从与鬼戎人的一场场血战中拼出来的,鬼戎人的快刀强弓杀不死我们,总不能憋屈地死在朝廷里那些混账东西的陷害下吧?所以,我这次要拼一把,为我自己,也是为你们大家,拼这一把!

“当然,你们要是觉着这时举兵不对,那我关烽绝无二话,我的脑袋就在这儿,你们大可现在就过来砍了拿去请赏;要是不想这么做,接下来的一切就得听我的,咱们就为自己打出一片天来!”

“我等誓死追随将军!”

“我们要让那些朝廷里的贪官混账们知道我们绝不是任他们拿捏的傀儡!”

所有人的情绪都被点燃,对朝廷,他们再没有了过往的敬畏,有的只是鄙夷与憎恶,恨不能现在就跟着自家将军,杀到洛阳城去。

“好,那接下来就听我安排……”关烽满意点头,眼中已有凶险的光芒闪过。最关键的一步已然踏出,接下来,就看那人所说的“援兵”能否及时赶到了。

……

朔风紧,吹得大片的雪花乱舞于天地间,使得乾坤一片苍茫。

在这样恶劣的气候里,一般是不能行军的,但这回的草原上,却有一支近万人的队伍偏偏乘此风雪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南方奔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