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到李凌的名字,闻铭不禁瞥了身旁的正主一眼,不过这动作很小,还在说话的张行英并未觉察到什么,继续道:“不过我圣教的多年心血可不会因为有所阻碍就随意放弃,于是便有了数月前的那场起义,本以为一举就能将江南各府给拿下呢,却不料,还是被巡抚大人和那李凌坏了大事,导致我教子弟伤亡不小。

“好在,我们也不是全然没有应对,即便一次不成,也还会有下一次的布置。当你们以为彻底平息乱象时,事实上我教中精锐却早已化整为零,重归民间,在为新一轮的起义做着准备了,而这一次,我们实在必成!”

闻铭神色也变得有些凝重起来:“那大江帮就是被你们唆使,才会不顾一切行险,欲抢夺官府税银粮食的吧?”

“不错,因为我们之前帮了他们一个大忙,让他们以最小的代价突袭漕帮总舵,取得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也让那范天蛟生出前所未有的野心,他已想着要用大江帮来取代漕帮了。”

张行英没有任何的避讳,还有些得意地一笑:“不过这点把戏,我们也早料准了以你闻巡抚的精明是不会上当的,甚至有可能借此机会将计就计,以那些银两粮食为饵,引我们现身,将我们一网打尽。

“不过你这点心思也一样没有瞒过我们,反倒被我们抓住了破绽。要想在漫长的漕河河段上将大江帮和我们一网打尽,所需要的兵力就一定极多。而在短时间内,你都没法从江南各地调集兵马,唯一的选择,就是从金陵城中抽出人马。而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结果。

“想当初,我们鼓动江南各地民乱起义,打的就是让金陵空虚的主意。奈何那时李凌在华亭坏了大事,导致你压力大减,才使功亏一篑,连最重要的一枚棋子向梵天都暴露了身份。但这回不一样了,因为你贪心,想一劳永逸荡平我罗天教在江南的势力,于是反倒中了我调虎离山之计!”说到最后,他更是呵呵直笑,难掩得意。

这番解释,却让李凌的面上一阵发烫,自己这回当真是输得凄惨啊。正如对方所说,因为之前的胜利,让他有些得意忘形了,居然一心只想着毕其功于一役,全未防到金陵兵马尽出后自身的安全问题,从而酿成了今日之失。

他前所未有地自责与惭愧,本以为敌人身在第一层,自己在第二层,已足以将他们安排得明明白白。却不料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才是被安排被算计的,人家就在第五层看自己笑话呢。

闻铭的脸色也不好看,目光扫过周围众人:“看来你这回当真是处心积虑了,把一切都算计了进去。如此想来,城中各处你也多有安排了?”

“不错,不瞒你说,这些年的布置,金陵城各大衙门其实都有我们的人,也就军中因为向梵天的暴露而损失不小。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因为随着你这回中计,金陵城的官兵已几乎全部

调离,剩下那兵马连城池都不够守的,更别提对我们造成阻碍了。”

“那你也别太得意了,虽然如今城中只剩不到两三千人,但他们个个都忠于朝廷,且日日操练,乃是江南军中精锐。本官也已派人前往传令,想必用不了多久,他们便会前来营救。”

这话引得张行英又是一阵大笑:“巡抚大人,你以为我们会跟你一样自大粗心,连这点防备都没有吗?也罢,就告诉你一个事实,好让你死心。就在刚才天黑时,我以你的名义将一支百人的精锐骑队送进了流字营中。你猜猜,过去了这么久,以我们的手段,还能拿不下这些全无防范的大头兵吗?”

李凌身子再震,只觉最后一点翻盘的可能都被人抹杀了。而闻铭也在这时彻底愣住,半晌才叹道:“好,真是面面俱到,算无遗策啊。既如此,你还要我做甚,直接下令把本官杀了便是,还能少了许多后患呢。”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圣教是有大志向的,并不想要个糜烂的江南,而是一个真正能为我们所用,让我圣教能迅速崛起,拥有一支可与大越朝廷一战的强军的富庶江南。而这一点,身为巡抚的你可以帮我们许多。”

到了这时候,张行英也没有了顾忌,连自身的最终目的都道了出来。只见他目光灼灼地紧盯着闻铭:“闻巡抚,你有才干,也有志向,在江南民间素有威望。我相信,只要你此时归顺我圣教,到时再登高一呼,江南各府必然有太多人望风归降,到那时你就是我圣教开国的大功臣。

“你且仔细想想,你在大越朝中,能做到巡抚已是终点,最多也就能入政事堂而已。可到了我圣教,事成之后,封侯拜相亦非难事。还有,你现在更已落入我手,要是不允,嘿嘿,杀你不过一句话的事情。”

似是受到了威胁,闻铭的脸色又是一阵阴晴变化,看得李凌一阵揪心,忍不住就道了声:“抚台大人……”可没等他说什么,闻巡抚已摆手制止,看着张行英:“这么看来,本官已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