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江府衙。

万申吉看着放下书信,沉默不语的魏知府,心中不觉有些怀疑,李县令的这封信,还有自己带来的五百兵马真能让知府大人做出如此冒险的决定,派守护府城的数千精兵外出平乱?

就在他觉着连自己都没法说服时,魏梁终于有了反应,缓声道:“兹事体大,本官觉着还是要问过廖都统的意思后才好行事。”说着,都不看面露惊讶的万申吉的模样,就叫来了人,让他去一趟城中军营,把廖清辉叫了来。自打江南乱起后,廖清辉及其麾下的山字营所部都被魏梁请到了府城守备。

不一会儿工夫,甲胄齐整的廖都统便铿锵而至,一见了魏梁,便急声道:“魏知府,可是又出了什么变故?”说着又扫了眼万申吉,他带来的几百兵马还被挡在城外呢。

魏梁点点头,就把李凌信中的意思说了出来,然后征询道:“廖都统,你也和那些叛军有过交锋,觉着能主动出击,平定叛乱吗?”

廖清辉稍作沉吟,昂首道:“倘若如今江南的叛军真就那点能耐,我倒是真有把握把我松江府境内的所有叛军迅速扫平……”

“不是光一个松江府,还有江南各地的乱军,还需要你前往金陵,解当地之困。”魏梁忙补充了一句,这却让廖清辉皱起了眉头:“就传来的各地军报来看,此番之乱足有数十万,即便都是乌合之众,以我山字营三千兵马怕也不可能做到平定所有啊。”

万申吉连忙解释了一句:“廖都统,我家大人的意思是以山字营为契机,帮着周围其他州府迅速平定乱局,然后拼凑官军,化零为整,如此便可合我江南官军之力平息乱局了。”

“唔,这倒是个办法,论作战,那些前两日还是农夫闲汉的乱民自然不可能是我官军的对手。”廖清辉就事论事地点头认可,但随即又提出了一点担忧,“可是如此一来,所要消耗的时间就极漫长了,没个两三月时间我怕是回不来,若这中间又有叛军对府城发起攻击的话,就凭你带来的这点兵马真能守得住?”

顿了一下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此时,府城内都还有罗天教的内应存在,难保他们不会传递消息出去,从而给松江带来更大的威胁。魏知府,这些隐患可不能不察呀。”

“本官明白,但本官更清楚的是,若再不尽快平乱,一旦乱军坐大,江南局势就愈发不可收拾,到时我们真能守得住?”魏梁忧心说道,这一点他和李凌的想法是不谋而合的。

别看现在的江南已因乱民四起而一片狼藉,可事实上危机才刚起而已。乱民数量其实并不大,还没能到攻城拔寨的地步。另外,各乱军间也缺乏必要的联络,无法形成统一的指挥,真就是一盘散沙。

可一旦给足了他们时间,随着他们不断壮大,攻入一些县城,夺取城中粮草兵器还有人口什么的,那他们的实力就会得到几何倍数的增长。到那时候,他们底气足了,联络有了,还有了战斗经验,官军再想以少胜多,可就要比现在难上无数倍了。

万申吉又好奇地看了眼魏知府,他居然如此认同自家大人吗?还是说他二人间的关系竟真到了无分彼此,完全信任的地步了?虽然早知道二人有着师生关系,可这等感情也超过绝大多数的师生了吧。

怪不得大人在做安排时如此笃定,他二人虽分于两地,但心却是使在了一处啊!

有了魏梁的这一番说项,廖清辉也更加重视起眼前局面来,其实作为一个军官,他自然也是希望带着手下兵马建功立业的。以往江南一片承平倒是没有机会,现在乱起,机会不就来了吗?

不过他还是有所犹豫:“魏知府,你的顾虑确实在理。可府城的安危交给他们真能守住吗?”

“他们刚刚就以区区一千新兵在华亭县城外正面击溃反军三千,所以本官以为若只是坚守的话,他们这五百人是足够了。至于你担心的城中存在的罗天教隐患,本官也已决定先一步将他们拔除了。当此非常之时,也顾不得是否有所冤枉了,先把有嫌疑之人拿下,到时慢慢再作甄别便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