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书房坐下,喝着热茶,听万浪把书局遇到的新问题说来,李凌脸上不但未见担忧,反而露出了一抹微笑来。这让万浪大感意外:“你看着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咱们报纸的生意啊,还笑得这么欢……”

“要是我说早猜到会有这样的竞争出现,反而觉着他们下手太慢了,你信是不信?”李凌依旧是笑吟吟的问了一句,却让万浪一愣,沉吟了一下,才道:“你真早猜到有人会跟着出报纸?”

“这有什么难猜的?咱们的纵横月报能被任何人买到,就连咱们是怎么赚钱的只要看过这两期报纸的人都能想出来,所以别人觉着大有可为跟进入场不正在常理之中吗?”

万浪不觉点头,但随即又道:“不对,我不是来问你此事是否正常的,我是来找你商议对策的!这家洛京月报一出,不是抢咱们生意吗?”

“万兄,你这却是想错了,谁说出了一家新的报纸就会抢咱们生意了?洛阳城百万人口,识字看书者也有二三十万,可咱们的报纸最新一期也就卖出去区区万把份,这边的市场很大,它又怎可能对咱们有威胁呢?

“在我看来,恰恰相反,洛京月报这一出,只会帮我们把局面进一步打开,让更多人了解并接受报纸这一读物,从而让咱们的报纸卖得更多。你想想,这段时日咱们虽然使了不少力,可报纸依旧只在东城一带卖得好,其他三城却是读者寥寥,这就是影响不够的表现了。

“但那三家书局联手办的这份洛京月报就不一样了,以他们多年的人脉店铺关系,将报纸深入卖去四城皆非难事,而咱们要做的,就是积极跟进,如此多了不敢说,让销量翻个两三倍当非太难。”

李凌这番话直说得万浪半晌无言,而在一番思忖后,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是对的:“好像还真就是这么回事……”

“洛阳的卖报市场这么大,不是我们一家能吃光的。更何况,报纸之间固然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但也不至于说完全的水火不容,谁说百姓买了他洛京报后,就不能再买咱们的纵横报了?毕竟报纸价钱定得极低,每月拿出几十文来,对每个寻常人家来说也只是小事而已。”

“话虽如此,可我心里依旧不太舒服,咱们辛辛苦苦,想出各种法子来开办报纸,结果才刚见起色,人家就跑出来抢吃的了。”

“商场之上素来如此,有的时候比的并不是谁先,而是谁的东西更好。所以在我看来,咱们纵横报想要不被人比下去,最要紧的就是把自身报纸内容做好了。你可还记得第一期的花魁素月吗?”

“自然是记得的,正是有这花魁一事,才让咱们一下就打开了局面。”

“那接下来就再找他们,这也是我早前就与他们商定了的,几月下来想必之前的那股风也差不多了,该再添把火了。这一回就来一段二公子争美……我想这等故事,足以让城中许多人看得津津有味了。”

在听李凌把这段设定好的故事道出后,万浪脸上也露出了兴奋之色:“这倒真是个好故事,放到报上一传播,必然叫人争相一睹。不过,这两个贵介公子却从何处去寻啊?”

“这个就让红袖招的人想办法,他们在京中立足多年,这点人脉还是有的。”李凌笑了下,“另外,报纸上的内容不光要有趣闻轶事,还有多刊登一些有争议的话题,然后将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分别在两期登出,要是效果好,再上第三期……如此,大家才有一直追着看报的兴趣,当买咱们纵横报形成固定习惯,咱们就彻底立于不败之地了!”

仔细听着李凌的建议,万浪脸上的急色也终于彻底消失,到最后,更是由衷叹服:“我都不知你脑袋里到底怎么就藏着这许多的念头,本来我还担心其他报纸出来后会给咱们带来冲击呢,现在倒是彻底放心了。”

“呵呵,早在决定办这报纸时,我就已经把后面的应对都想到了,只等别家报纸出来推咱们一把。对了,还有最后一点,你让老周找些经常南北走船的漕帮兄弟,让他们把自己多年下来的见闻都说出来,然后再让咱们书局的人记下来后转化成故事刊登到每一期报纸上,我想这些故事足够吸引人,而且也能让我们出报更容易写。”

“这倒真是个好法子,我明日就让老周找人。”万浪再度拍案叫绝,随即由衷道:“这下我是真服了你了,真是什么都想到了,咱们纵横报想不赚钱都难。”

“我倒以为这点钱还是不够的,所以等真正稳住后,咱们就该做下延伸了,把咱们的报纸通过漕河卖到京城之外去。这也是我们相比其他书局最大的优势,通过漕帮的船只,咱们的报纸可以轻而易举卖到南北各地,如此一来,生意自然要比别家好做许多。”

万浪更是兴奋得站起身来,就在房中来回走动:“你等等,让我自己捋捋……”只见他口中念念有词,把李凌说的这些经营之策一一复述出来,越说,眼中光芒就越盛,到最后更是哈的一笑:“真是绝了,只要照你说的办,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纵横报月出十万都不是难事,到那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