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就是冤家路窄了!

就在前些日子,为了取得龙天豪的信任,李凌他们在黎平曾出手杀了一个他的对头,也是曾经灭掉浑天军的西南将领蒋游。当时他们也曾听说其还有一个在滇南的兄长名叫蒋涵,不过那时却并未太放在心上。

至于后来更多的大事与变故,自然更让他们将此人抛到了脑后,直到此刻,那个被忽略掉的蒋涵突然出现在面前,还道出了自己会出现在此的原因。

蒋涵算是滇南军中排得上号的人物了,巡抚使一职更是军权在握,有着巡视本省各府县军务的职责。也正是因为他刚好接下了这一职责,在外巡视时,知道了自己弟弟被害的消息,方才在一怒之下,不顾其他地直奔黔州而去。

是的,蒋涵这一回到临边镇可不是奉了什么上命,而是私自行动,想要前往黔州查明弟弟被杀之事,为其报仇雪恨。要不然,以他的身份,不可能只带区区两百来名亲兵就出滇南,而且滇南军中的将领们也是不可能真放任他行此公报私仇的做法的。

不过他为人倒是颇为直率,在李凌几人面前,就把自己的身份来意都给道了出来,然后便看到四人神色有变,顿时想到了什么:“怎么,你们知道我弟蒋游被杀内情吗?”

哪里只是知道此事内情啊,这人都是咱们安排除掉的。李凌心中一叹,但当然不可能真说出实话来,便即说道:“蒋巡将还真是目光如炬啊,实不相瞒,事发时咱们几个便是在黎平城。”

这下蒋涵也动容了,连忙拉住李凌的手:“那你们可知道凶手是谁?”

李凌却轻轻摇头:“当时我们只以寻常商人的身份在那边稍歇,所以倒真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不过,有一点却是当地许多人都知道的,那就是蒋游将军和龙家的人素来不对付,说是有仇怨都不为过!”

“果然是他们!”蒋涵顿时咬牙,恨声道,“此番去了黔州,我定要为我兄弟讨还公道,让害他的人以命作偿!”

“蒋将军且听我一言,这时若往黔州恐怕太过危险,如今那边已乱作一团,各寨生蛮竟已连同罗天教、浑天军余孽,以及龙家一些人夺下了勋阳,而这还是半个多月前的事情。”李凌赶紧劝道。

蒋涵闻言更是一惊,其实刚才他就已听李凌提过一嘴黔州有变,但因为更关心兄弟之死,所以才没有太过留心。但现在,听了这番话后,终于感到了大事不妙:“你是说真的?”

“如此大事下官可不敢胡诌。实不相瞒,我们所以会在此时来到这儿,也是因为黔州之乱,夺路逃来。还有,这些人恐怕也是冲着我们才等在这儿的!”李凌说着,又看了眼边上那些俘虏,“而且我相信如今黔州内部的情况只会比我们离开时更加不堪,将军你若就这么跑去,只怕太过凶险了。因为那些人狼子野心,明显是想要把黔州从朝廷手中夺取过来,成一地之霸!”

蒋涵猛吸了一口凉气,身为西南重要将领,他当然很清楚黔州一乱意味着什么。这要是真有其事,那就是震动天下的大乱子了,就是定西侯怕也要穷于应付了。

不过他现在还是有所疑虑,毕竟这等消息他之前可是连半点风声都未曾收到,只是李凌几人的一面之词,真能采信吗?想到这儿,他又突然看向那几个俘虏:“说,你们是否知道黔州这场变故!”

贾骏几人在旁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却是一阵惊疑不定,他们还真不知道李凌有这等身份,更不知道黎平那边发生什么事了。不过作为浑天军残余,勋阳的变故还是有收到消息的,此刻被蒋涵突然一喝问,几人便下意识地点下头去:“有,有的……”

“如今勋阳,还有整个黔州又是什么情况?”蒋涵又逼近一步,急声问道。

几人这才反应过来,想要否认,但在看到周围那些在火光中闪烁着寒光的兵器时,他们还是妥协了,当即就把自己掌握的事情全道了出来:“年前,勋阳城中发生变故,我家军师连同几方势力夺取了城池控制权,同时,生蛮各寨兵马也全部出动,突袭黔州各府县城池,就在前两日,龙家四宗各城都已被我们拿下。而龙天翔和龙天豪、龙天彪也已和我们达成结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