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李凌冒充浑天王常昊之后,这便是他们一行此番来见龙家众人的谋划关键!

浑天王常昊那是什么人?那可是曾经麾下十万大军,几乎横扫西南数省,把包括朝廷、世家和蛮族全都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真正的枭雄一般的人物啊。哪怕他已死去十年,哪怕他手下的兵马也早已风流云散,但当初打下的名望却并没有因此彻底消散,十年后被人提起,依旧叫人心有余悸。

即便是龙放龙四少这样平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的纨绔,对此也是有相当了解的,至于其他人,反应就更为激烈了。所以此刻,厅内众人的目光落到了李凌身上,再不敢有小觑之意,反而带上了一丝畏惧来。

李凌就这么大马金刀坐在那儿,目光慢悠悠从他们面上一一扫过,逼视得他们纷纷低头,这才说道:“你们龙家在黔州确实一手遮天,我本也无意与你们为敌。但你们这次却惹到了莫叔身上,我就不可能坐视不理了。说说吧,你们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

龙放虽然有些恼火对方那颐指气使的态度,可因为心中的顾虑到底没有真个发作。那可是浑天王之后,即便如今早不是十年前,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面前这家伙依旧不是此时的自己能招惹的。没看到随他而来的其中两人攻入院中,打起自己手下来就跟砍瓜切菜似的吗,谁知道他在外头还有没有布置更多人手啊?

而就在他一愕间,一旁的中年男子已笑着起身行礼了:“常公子还请见谅,这都是一场误会,我等对莫先生只有尊敬,又怎敢得罪招惹呢?之前这么做,只是怕他不肯接受咱们少爷的好意,所以才出此下策……”

龙放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反驳。这位其实也是龙家三宗中人,按辈分还是他的族叔。不过论起地位来,与三宗嫡出的他比起来,这个龙修就实在是边缘得很了,因为他只是庶出,其母还只是个奴隶。

无论是中原还是西南,世家之中对出身的看重都要远超过个人能力,像龙修这样的人,虽然有头脑,有手段,但这层身份还是让他极难有出头之日,现在只能依附于不成气候的龙放,靠着为其出谋划策来觅得一丝上升的机会。

不过他确实也是有些本事的,而且又很会讨好龙放,倒也算得到了龙四少的信任,此刻还能主动出来待其圆话。

李凌却是一声冷笑:“所谓的下策,就是把主意打到莫叔女儿的头上,你们的想法还真够大胆的呢。”

“他一个落魄之人,本少爷能看上他女儿便是他们的福分!”龙放终于是有些按捺不住了,当即哼声开腔,却随即就被李凌一眼盯住:“是吗?那这福分我们可不想要,你一个区区龙家三宗,我还看不上眼。”

“你……”面对李凌的轻蔑奚落,龙放更是一怒,拍案而起,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龙修赶紧阻拦住:“少爷……”他一面打着眼色,制止对方把话说僵了,一面连忙转换话题:“常公子,说来这都是在下提出的对策,是我的错,我在这儿给你们赔不是了,你们要是真还怪罪,我就站这儿,让你们打便是了。大不了我一命相抵,只要你们出气,绝无怨言。”

说着,他又连连拱手作揖,把姿态放到了最低。这下,倒让李凌这边不好继续发作了,本来嘛,这事看着虽然不地道,但终究没成,反而是龙家吃了亏,这要真继续不依不饶的,反而显得他们小家子气了。

而且这儿怎么说也还是龙家的地盘,哪怕浑天王之后再有势力,再有脾气,也不好强来啊。这便是龙修打的主意了,反正他多年来一直就是这么受着委屈,赔着小心过来的,早不在意自己的面子了。

李凌看着他那赔罪的模样,面上明显露出了一丝变化,随即才哼了一声:“我也不想与你们多起冲突,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们一件事情,虽然我父亲早已不在,但我们浑天王的弟兄却不是什么人都能欺负的!”

说完这话,他便起身,大步就朝着厅门走去。莫离和杨晨几人也连忙跟上,只是看似淡定从容的他们,心里却有些期盼,等待着后方龙家几人出声挽留。这要是人家真这么放了自己等离开,此行就算是失败了。

好在这时,龙修的声音再起:“各位还请留步!”

李凌没有理会,杨震和杨晨却是同时一个转身,后者口中更是低喝一声:“怎么,还想与我们一战吗?”

“不,不!你们误会了,在下是有事与常公子商量,常公子还请听我一言。”龙修赶紧紧走几步,直到来到杨家兄弟跟前,脚步才为之一顿,又是连连抱拳道。只是他这番做法却让龙放颇为不满,顿时哼了一声:“龙修,你这是做什么?”

龙修赶紧又给他打了个眼色,这才冲总算停步的李凌道:“常公子,若是在下之后说的话有所冒犯,还望您多多担待。”

“说。”李凌面上带着几分不耐烦地一摆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