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考场,李凌一下就看到了外头十多丈处等了有好几十人,显然他们都是特意跑来接等考生出场的。因为不敢打扰了里头的考生,几十人站在那儿几乎都听不到什么声音。

这不觉就让李凌想起了当初自己参加高考时的场景,考点外的家长们也是如这般等候着,也是一般的静悄悄,连说话都特意压低了声音,更别说什么车声喇叭声了。

看到李凌慢悠悠出来,不少等候者都用好奇而关切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似是想问他自己家人的情况,可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开这个口。这时,人群里一个娇小的身影已扑了出来,满是期待与关心地问道:“哥,今天考得怎么样啊?”正是月儿。

李凌微微一怔,拉着她的手笑道:“你怎么跑来了?不是告诉你只管在家等消息的吗?你在外头等着又帮不到我。”

“是古大哥硬要带我来的嘛,你到底考得怎么样啊,跟我说说嘛。”月儿撒娇说着,还冲后一点,把锅甩给了正走上前来的古月子,他的脸上也满是关切:“这不今日也没什么要事,又关心你考得如何,所以就来看看。怎么样,还顺利吗?”

“应该是没问题,大人让我回去准备府试。”李凌稍稍压低声音,看到月儿似要欢叫,又赶紧拍了她一下,“这事可别乱叫,毕竟现在还没放榜呢。”

“对对对,这事瓜田李下的,还是低调为好。”古月子领会笑道,他也觉着李凌有这层身份在,这次县试取中自然是十拿九稳的。倒是月儿,脸上依旧满是兴奋之色,一边走着,一边小声道:“哥,你好厉害,终于是把县试给过了,要是爹爹知道了,一定会为你感到自豪的。”

“呃……”这其实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毕竟只是县试,离着秀才功名都还有两过要过呢。李凌想着,却不好说,毕竟自己那便宜老爹确实十多年都没能从县试里杀出去,所以这科举还是得看天分和运气啊,没有这命还是别荒废年华为好。

三人回家,自然是要好生庆祝一番。古月子早猜到了结果,所以之前就在酒楼里要了一桌席面,直接就在家里吃喝一顿,可让月儿这丫头又过了把瘾。

第二天,李凌也没去县衙,继续在家中读书写文,同时体会那些状元解元们的时文中的精妙处,化他们的妙笔为自己的才学。

又过一日,已到了放榜之日。县试毕竟不比之后的几场大规模考试,考生人数既少,几名考官批阅着也足够迅速,只花了两日时间,就把所有考卷全部看过,然后就是排定名次,再将相关榜单张贴到县衙外的大照壁上,公之于众。

本来李凌是没兴趣再特意跑去看的,一者他对自己的成绩有着自信,二者反正自己是要回县衙的,东西贴那儿又不会跑了,到时再看也不迟嘛。但月儿可没这么好的心态,一大早就不断提及,催促着李凌带自己过去看榜。

等到中午时,小丫头都急得快上蹿下跳了,无奈之下,李凌只能遂了她的心愿,带了月儿去了县衙看榜。

虽然已过去半日,可县衙跟前依旧聚集了上百人,里外三层地围观着榜单,不时还议论几声。有那特意来看榜的考生,倘若名字正在榜上,则是一阵欢喜,笑容满面,还有与朋友击掌的。还有那发现自己落榜的,则当即垮下脸来,如丧考妣,整个人都跟丢了魂儿似的。

这等悲喜剧不断在人群中上演,也让其他吃瓜群众们看了个痛快,也是县衙这边人群久久未散的原因所在了。

李凌拉了月儿好容易才从人群后边挤到了榜文跟前,打眼往上一扫,便瞧见了最上头那个最大最醒目的名字——张允!这就是本次县试的第一名案首了。

“啊……哥,这第一名不是你吗?”月儿见了后有些失落地嘀咕了一句。

“这案首哪有如此轻易就能考中的?”李凌很有自知之明地说了句。虽然县试案首能得不少好处,比如名声,再比如只要在接下来的府试和院试时不出错就必是秀才,这是官场潜规则,地方官的面子总是要给的,但李凌却不觉着自己就合适拿到案首,毕竟那太扎眼了,还容易被人怀疑作弊——虽然好像他确实被开了后门。

李凌的目光没有在第一名上停留太久,迅速就往下扫去,只看了三个人,到了第五位上时,就瞧见了自己的名字赫然在列,居然以前五的名次考过县试!

“哥,哥,你果然取中了,还是第五呢!”月儿也看到了结果,顿时兴奋地叫嚷了起来。这回李凌没有再阻止她,小丫头自然越发放肆,叫着的同时,还连蹦带跳起来。

如此一来,立刻就吸引了周围众人的目光,有欣赏的,有羡慕的,自然也有嫉妒的。边上两个书生打扮的还冲他拱了拱手:“兄台大才,不知中了第几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