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瑟秋风起,落叶纷纷,已是八月底了。

林家书店里,老板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书生进来,便立刻堆满了笑容地迎了过去:“周先生近日可好啊,今天过来是想要几本什么样的书?”这位是店里的老主顾了,招待得自然格外热情。

周先生冲他一笑,目光在那一排排整齐的书籍上迅速扫动着:“我一直在读的那几卷《春秋》被耗子给咬了一块,看着实在不妥,所以打算来买套新的。你这儿可有好的?”

“您这可算是来着了,小店里近日正好到了一批上好的经书,一定合您心意。来看看!”林老板赶紧笑着从书架上取过了一本比别的书籍大了一半的书来递过去。周先生顺手接过,脸上微露异样,他还真没见过这么大开本的书呢,但随即又被这书的封面设计给吸引了过去。

这时的书籍几乎全部很是朴素,就一张淡蓝色的封面,上面写上正楷的书名加作者。可这书却大不一样,淡蓝的封面上头居然还印着一幅淡淡的画,正是几名兵将坐在战车上相互攻击的场面,配上右上角所印的“春秋”二字倒也是相得益彰。

“有点儿意思……”周先生笑了下,又打开书本,然后发现里头的内容虽然与之前的一样,但字体却放大了近一倍,如此一来,看着可要轻松多了,这让他再度点头。然后又翻了几页,又是一幅绣像插图夹杂其中,正是配合着书中内容的画作,虽然简单,却依旧能瞧出意思来。

见他露出满意的笑容,林老板也是一喜,忙道:“如何?这书可还合您心意吗?”

“不错,我最近感觉着晚上看书有些吃力,有了这书可省力多了。这是新出的?”

“正是,是古家书局才印出来的书,说是专门为那些皓首穷经多年,眼力不济的书生们准备的。而尤为难得的是,这书的价格还与之前一样,只用八钱银子就能买下一卷,五卷春秋,正好四两。”林老板立刻帮着作广告推销道。

这时边上另一个准备买书的客人听了插话道:“可我听说万家书局的书可只要六钱就能买上一卷啊。”

林老板当即摇头道:“这位公子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你看这两本书,都是春秋,可大小厚度却是完全不同,如此算起来成本也有不小区别,古家这本可要贵重上许多了,所以才会卖贵一些。周先生,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周先生有些爱不释手地翻看着手里的书卷,这时便点头道:“说得不错,这书确实要比以前的好许多。就它了!还有,论语中庸和大学三书也都给我一并拿这版本的,我全要了。如此好书,怎么也得买去一观啊。”

“周先生果然是有见识的,慧眼识珠!”林老板一下卖出去十多卷书,心情自然大好,又是一阵奉承,手上则麻利地取出书来,叠放整齐了送到对方手上:“多承惠顾,一共是七两二钱,抹去零头,您给七两就成。”

等周先生心满意足地带书离去,其他几个顾客也对这新开本的书籍产生了兴趣,纷纷问林老板要了一卷翻看。而这一看之下,他们也都动了心。这书字体大,手感好,还有插图,怎么看都比原来那些要高大上许多,而且其实价格也与原先小开本的经书相当,买下倒也不亏。

当下里,就有那手头宽裕的立刻拿钱买了书,然后捧了回家。当有同窗好友什么的到来时,他便拿此显摆起来。

开始一两日也就那么几人买这书,但随着时间推移,尤其是一些县学的学生将这样的书带回到学校,被许多同学看到后,不少人也开始打听起这书的来历,动了也买一套的心思。

谁说古人就不追赶潮流了?事实上古人也有的是自己要追逐的潮流,只要你找准了他们的喜好,就能引得他们争相竞逐,哪怕省吃俭用,也得买上一套书来读。

而这一打听间,众人才发现这书现在只有林家书店才卖,所以接下来几日,这些人便都一股脑地赶去了林家书店,把个老板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虽然这书的利润不是太高,但它好在能招揽更多客人啊,而且这些人来了,有时也能顺带买些别的书或是笔墨纸砚什么的,如此利润自然就上去了。

而当林家书店生意兴隆,客似云来时,其他书店的情况却有些冷清了,一整日下来,都没几单生意的。他们一打听,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下是真有些着了慌了。

其实大家都清楚,这是古家书局针对之前事情的还击,谁叫他们几家书店之前站到万家书局一边,到现在还扣着书款没给呢?最后一合计,几家只能联袂上门,跟古月子求情了。

古月子倒是没有不见他们,只是与他们见面时的脸色有些阴沉,语气也不甚客气:“各位今日这么得空来我书局了?”

“那啥,这不是店里终于周转开了,我几个是特意送之前的书款来的。”刘老板率先开口道,说着,已经把几十两银子放到了跟前的桌子上。有他打头,其他人也纷纷尴尬作笑,拿出银子来:“是啊,我等之前有所怠慢,还请古老板你不要介意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